布丁_milk

爱看欧美影视,也爱二次元,已跳进APH等深坑,妹纸一枚,有些奇奇怪怪十分草率的小短文只是码着脑洞回来有空会精修表在意xxx(๑•̀ᄇ•́)و ✧

【APH】回忆录

#伪·加诞#
#有很多BUG……请不要在意x#
我的诞生好似一片羽毛飘落在水面,安静,普通。

睁开眼睛,一片火红霸道地占据了自己的视野。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甜甜的香味,又夹杂着一丝苦涩。
这是枫树。

刚诞生的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呢?
不清楚,不明白。

环顾四周,自己的身边有一只小小的白熊,白熊弯弯的眼睛看向自己。

太好了,不是一个人。

“你,你好?”
“你是谁?”
对啊,我是……谁?
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词汇出现在脑中。

“我……我叫加/拿/大……熊先生呢?熊先生有名字吗?”
白熊摇了摇头。
“那……我可以叫你熊二郎先生吗?”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奇怪的名字脱口而出。
“嗯。”

白熊软软地应了声,朝我晃了晃两只前爪。
“诶,要和我一起吗?”
抱起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熊,毛茸茸的,并没有想象中那般重。
很久以后我才发现,熊二郎先生是与我一起诞生的,会随着我的成长而成长,只要我不消失,熊二郎先生就会一直伴我左右。
……

在枫林里漫无目的地走着,地上厚厚的枫叶踩起来软软的。
走啊走,走了很多天。

有一天,巧合之下,我做出了枫糖浆。
那是一种藏在枫树树干里的,喝起来甜滋滋暖融融的食物。
第一次,我有了饥饿的感觉。

……
走啊走,又走了很多天。
我来到了一个大大的湖边,风从湖面掠过,吹得身后的枫林一阵哗啦啦的响。

恍然间,在湖的对面,我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一丝丝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从心底传来。
自那以后,我总会到湖边转一转,心里时不时地想着,那个小身影,是谁呢——?

……
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坐在湖边,用枫叶和草茎做着小船,希望这些小船可以漂过大湖,漂到对面的那个小身影那儿去。

“嘿,小家伙,你一个人吗?”
身后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说着一种我不明白却听得懂的语言。
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身,一个衣着华丽,金发束在脑后的人冲自己微笑着,阳光下好似在闪闪发光。

“啊,忘了自我介绍,我是世界的哥哥——法/国,你可以叫我法/国哥哥哟~”

……
时间过得很快,枫叶从绿到红再到黄,变化了一次又一次。
法/国先生的家很漂亮,也有很多好吃的小点心。
他告诉我,我们是“国家意识体”,和人类不同。

对于一堆复杂的解释只是听懂了个大概,但这应该就是自己那些疑惑之处的答案吧。
法/国先生说,每个“国家意识体”都有一个私下的人类名字,他的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从这里开始,我们就把他称为“弗朗西斯先生”吧。

在弗朗西斯先生的帮助下,我想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马修·威廉姆斯。

……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我住进了名为亚瑟·柯克兰的绅士先生即英/国先生的家。
那时,我终于见到了之前就很在意的,那个湖对面的孩子。
啊,那原来是我的兄弟,名叫美/国,又名阿尔弗雷德·F·琼斯。

令我惊讶的是,他和我长得简直一模一样——除了那双湛蓝的眼睛。
与我不同,阿尔十分活泼随性,爱叫我“Canadia”,会把亚瑟先生的名字叫成“亚蒂”或是“英吉利啾”,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不是吗?

……
合上日记本,托腮看向窗外随风舞动的火红枫林。

“为什么今天会突然想起来要写小时候的事呢……?”
不知不觉间,已经这么久了啊。
回想当初刚刚诞生时的种种迷惘,不得不感慨作为国家意识体而存在,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诶,说起来……小时候陆续跟两位先生学习了法语和英语,自己一开始时说的是什么来着?啊,记不清了……熊吉先生知道吗?”
“你谁?”
“是马修啦!”
“哦。”

……
即使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希望大家能一直一直手拉手在圆圆的地球(?)上和谐地相处下去。

愿,世界和平。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