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_milk

爱看欧美影视,也爱二次元,已跳进APH等深坑,妹纸一枚,有些奇奇怪怪十分草率的小短文只是码着脑洞回来有空会精修表在意xxx(๑•̀ᄇ•́)و ✧

【北双】零时零分

失踪人口回归( -`ω-)✧
===========================================
滴答,滴答。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铁锈味。
昏暗的地下停车场被强光灯照亮——
环视四周,遍地残肢,内脏和未干涸的血迹。

经过对肢体断面的初步分析,这都是电锯造成的伤口。

“愿你们安息……”

“喂,威廉姆斯!来采一下这边的血样!”
“啊,好的。”

我,马修·威廉姆斯,是一名普通的犯罪现场调查员。

回到家里,看一眼时钟,上午十点三十四分——

“真是的,周末凌晨被突然叫去出现场,一直忙到现在,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
摸摸咕咕直叫的肚子,决定提前准备午饭。

用汤勺搅拌着隐约有香味飘出的蘑菇汤,不由地开了个小差。
电锯杀人狂——我们是这么称呼凌晨那起惨案的凶手的——一定是一个很可怕的人吧……那种惨烈的现场真的……不想看到第二次了啊……

说起来,他的下手对象都是青年男性。
过会吃饭的时候提醒一下那个还在赖床的小懒虫吧——

笃笃笃。
“阿尔,你起床了吗?午饭做好了哦——”

阿尔弗雷德,我的双胞胎弟弟,小时候因为父母离异而分开,姓氏也分别继承了父母。
一年前因为工作地比较近,就干脆一起买下一间公寓——

无人应答。
“真是的,昨天晚上一定又通宵打游戏了吧。”
推开门走进去,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阿尔似乎是无意识地侧躺在地板上,身上的衣服满是暗红色的斑点。
有些不敢置信地眨眨眼睛,但经验在不停告诉自己一个事实。
那是血。

“阿尔!阿尔?!快醒醒——”
仔细地检查一遍后,却惊讶地发现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外伤。
那么,那些血是——?

一个可能性就这么突然出现在脑中。
不,不是的,一定不会的,我在想些什么啊——
甩甩脑袋,将那个荒谬的想法甩出脑海,轻轻帮兄弟擦掉脸上的血迹,并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

小心地从那件衣服上采集了一点样本,打算趁晚上上班时分析一下。
做完这些,仔细地将衣服洗净晾好,便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待当事人自己来交代清楚。

中午十二点二十一分——
“马蒂——!抱歉啊,我好像睡过头了……”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连忙转过头去,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对方的表情。
“阿尔,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打游戏到很晚?”
大男孩停住脚步,像是在努力回想着什么,头顶的那绺金发随着动作晃了晃。

“才没有!大概是昨天太累了,回来以后倒头就睡,然后醒来就是现在了。”

他……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血迹的事……是撒谎了吗?
不,阿尔如果撒谎,是绝对瞒不过我的——

“马蒂,你怎么一脸严肃地盯着我啊……是在生我的气吗?”
那个微微鼓着两颊的大型犬一样的表情……面前这个人,就是那个我所熟知的,正义感爆棚还有些孩子气的兄弟,但是……

“不,没有,大概是忙活一晚上有些困了……我先加热一下饭菜,你快去洗漱吧。”

“诶诶?Hero睡觉时居然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情吗?电锯杀人狂什么的,不是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嘛——”
“嘘——别这么大声,这件事情还没公开呢。”
阿尔露出愤愤不平的表情。
“哼,又保密,说出来的话大家也好小心一点嘛!”

唉……阿尔这都二十多岁的人了,想事情还是一样简单啊……
“别这么说,阿尔,这种事情突然公开会引起恐慌的。”
“啊,是这样吗,不过Hero是不会怕那个什么杀人狂的!”
“你也小心一点啊……”
……
哈啊——
睡了一下午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
晚上还要值夜班啊……

“阿尔,我今天可能会回来很晚,晚饭不用等我了——”
“咦——本来还想做汉堡犒劳犒劳马蒂的。”
“那明天的午饭就由你来负责吧。”
“诶诶,马蒂好狡猾——”
……
盯着手里的两张化验单,手指微微颤抖。
这不可能——
几乎完全匹配。

“嘿,马修,有什么新线索了吗?”
看到同事向这边走来,飞速地将其中一张化验单塞进口袋。
“啊,这是刚出来的现场血样化验结果……”

二十三点零六分。
电锯杀人狂又一次作案——
第一现场在距我家很近的一个废弃仓库中,不过根据现场分析,似乎还有一个受害者不知所踪。

打着手电筒仔细检查着地上有没有遗漏的线索。
突然,脚下像是踩到了什么硬物。
这是……阿尔的吊坠……
不——

看了看周围没人注意,一把将吊坠捡起放入口袋,大脑一片空白——

胡乱找了个借口向组长请了假,以最快的速度向家里赶去——

客厅,餐厅,卧室,洗手间……
没有人在——

冷静,马修,冷静,仔细想一想。
对了——
地下室还没找过。

吱——
由于没怎么用过,地下室的铁门有些生锈。
一股灰尘和某种东西交杂的古怪气味扑面而来。

“……阿尔?你在吗?”

摸索着打开灯,借着昏暗的灯光看见一个人影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凑近了看,是阿尔。
平日神采奕奕的蓝眼睛此时却暗淡无光,像两颗蒙尘的蓝宝石嵌在眼眶里。

“马修……不是我干的……真的不是我……”

这时,才看清他周围的地面上,有着一滩滩粘稠的血迹。
不远处的墙上,靠着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

阿尔的手边,有一把沾满鲜血的电锯。

“阿尔你……”
“相信我啊!真的不是我干的!上一秒还在卧室的,下一秒就站在这里了,面前就是……”
“……阿尔,冷静一点,我相信你。”

那双清澈的蓝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

“在这等着,我去给你拿两件干净的衣服。”
“不要走……别留下我一个人在这种地方……”
“听话,我马上就回来。”

飞快地上楼拽出两件衣服,再一次跑到布满尘土的地下室时,却是漆黑一片。
“阿尔,你怎么把灯关上了?”

“因为,这样会更有趣啊。”
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阿尔?”

“是啊,我亲爱的马蒂。不过真可惜呢……居然被你发现了——”
嗡嗡——
这是……电锯的声音?

“再见了,兄弟——”
“等……唔!”

据说人在死前会想到很多东西。
间歇性记忆断层——
人格分裂吗……拥有心理学博士学位的我,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只是不想承认吧——那个单纯的大男孩会是这一系列惨案的凶手。
如果我早些发现,就不会变成这样了吧……

“对不起,阿尔……”

“……马……蒂?我……都做了些什么啊……”
……
次日,警方展开了地毯式搜查,最终在距第二次案发现场不远处的一间公寓的地下室发现三具男性尸体,经过详细调查,各项证据表明,凶手就是其中一名金发男性,房主之一。

尸检过程中,在另一名房主的随身物品中,发现了决定性的证据。

电锯连续杀人案,结案。

评论

热度(15)